Accessibility links

Breaking News

反映美国政府政策立场的社论:抗击非洲镰状细胞病


镰状细胞

以下是一篇反映美国政府政策立场的社论:

7300年前,在地中海和非洲存在疟疾的地区,人们血液中的一个血红蛋白基因的突变现象开始上升。带有这种突变基因的个人患上疟疾后更有可能生存下来。这种变化帮助维持了人类的繁衍。

但生下来就携带父母分别传递的两个这种基因的人会患有镰状细胞病。目前担任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助理部长和美国公共卫生服务军官团上将的儿科医师吉罗伊尔(Brett Giroir)解释说,“你的红血球在你的血液中形成镰刀状或字母C的形状”,“这可能出于某种情况或诱因,但经常是出乎预料的。这会造成很多问题。”

吉罗伊尔说:“儿童早期可能发生的一些事情包括严重的疼痛发作,也就是儿童的骨头或腹部等地方会异常疼痛。你可能因此中风。这还可能导致严重的器官和免疫系统的损伤。免疫系统遭受的损伤开始得非常、非常、非常早。所以得不到适当治疗的儿童可能因细菌感染而很快死亡。”

吉罗伊尔上将说,75%的病例出现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每年有大约30万儿童一生下来就患有这种疾病。其中80%不到五岁就会死亡。但是他说,依然存在希望,而且只需要采取一些简单的步骤。

吉罗伊尔说:“如果我们能够对新生儿进行检查,识别出那些生下来就有镰状细胞病的婴儿,并只是实行非常基础的初级医疗。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这点,到2050年我们就能在全球范围内挽救900万儿童的生命。”

这是第一步。第二步需要良好的基础医疗保健,包括疫苗和青霉素来防止感染。

第三步是在几年中降低疾病的严重程度,他们需要接受羟基脲的治疗,这是一种廉价而有效的药物。

最后一步就是他们必须接受疼痛的治疗。

吉罗伊尔上将说,“疼痛不会自行消失”,“如果我们忽视疼痛,就什么都不会改变。但如果我们把侧重点放在拿出必须采取、也是人们理应看到的行动,我们就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改变世界。”

XS
SM
MD
LG